司马南对话吕祥:美民主党党纲删“一中”,解决台湾问题要提前?

   日期:2021-02-09     浏览:2    
核心提示:欢迎收看,司马,会客厅,今天呢我们讲讲美国民主党全国开大会周四啊有几个动向一个动向呢就是全世界的媒体都注意到他的党纲当中
欢迎收看,司马,会客厅,今天呢我们讲讲美国民主党全国开大会周四啊有几个动向一个动向呢就是全世界的媒体都注意到他的党纲当中啊,山区了一中的原则,其次呢,对于中国采取强硬的态度比方说贸易问题比方说。

   所谓,自由航行承诺问题比方说关于南中国海的恫吓问题,那当然第三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推出了拜登先生作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这几年事儿当中我们最关心的是美国民主党的党刚在一个中国的问题。

   向后退,而不是原来原来是有的,一中原则现在他往后退了,这件事情到底意味着,什么这个党纲对于今后的民主党如果当选了之后他们的行动是有一种硬约束吗还是一种软约束还是其实没什么关系这种事情到底怎么看我们请来了美国。

   请专家,旅行先生向旅行先生请教,呃首先我要说呢这个美国的政党跟我我们前面谈过这个问题就是美国的政党跟我们理解的比如说欧洲的政党是两回事,美国这个共和党民主党两大党说实在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党我们作为专业研究者也搞不清楚啊他没看过。

    报名要到美国,赚你看不到这两个党在哪啊他这个组织是异常的松散啊这个党两党都有全国委员会嗯但是全国委员会平常基本上没有活动啊,就是到了四年一次大选的时候他负责协调大选的有关事宜它并不是所以呃对美。

   我党代会所出的所谓党纲,我们不要过于在意他和这个总统所呃总统竞选这个参与的纲领啊参与者的施政纲领是两码事啊不没有任何约束力啊这个今天公布一个党纲说实在呃在民间。

   几乎就不会有任何,反应包括这个判断非常重要,非常呃这么跟根本没有人在意有这个东西啊你要去问美国老百姓不管他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说你的党纲是什么我相信99%的人就是说我没听说过这个东西嗯但是另外一方面,啊总统参选人参议员,人的表态,我认为还是非常重要。

   啊非常重要的但是有一点我们要明确中国问题或者广泛,的说,对外政策问题在美国的总统竞选中向来不是排在头几名的问题而是相对靠后的问题啊偶尔在一些关键的时期啊这个国际问题会成为大话题比如说美国处在古巴危机啊这样的情况下。

   啊或者是像,在这个越南战争时间是17啊这个外交对外政策问题会会是一个观点话题在和平年代啊,外交,问题,总是靠后的,啊现在竞选我们看我看了三天的这个党代会的几10个人的发言啊有大人物有小人物嗯啊这个这个几乎没有提供过拜登20多。

    一分钟的,讲话提了一次中国啊就一句话说我们美国要加强这个药品的生产能力不要总是,指望着中国的这个mercy怎么说,仁慈,啊,不要不要让中国,来叔叔是这个意思啊就在这一个地方体味一下中国这个所以而且呢在民主党的这个整。

   对这个从初选开始啊那个呃,初选开始的那个辩论,嗯那个有十多场辩论中国话题偶尔被提到,非常少我感觉这个民主党特别是拜登本人再回避中国话题他不愿意谈所以未来的假定说拜登。

   甚至他会采取什么样的中国政策对华政策,啊那我们还要观察呃从现在的党纲这个我们还看不出来啊看不出来,嗯民主党党纲呢是这样一个情况共和党开大会它的党纲在这件事情上呃我相信共和党会。

   关于,中国的会多说一些嗯对因为他希望中国话题能够转移民众对当前困境的注意力,啊这个这个汤谱已经啊在一直在采用这种策略但是我相信他心中也明白啊如果说三月份四月份的时候他骂中国多少能够获得。

   一点共鸣的话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但现在马上600万感染,人口到选举的日子时候我我个人估计大概是1000万啊1000万的感染,人口的情况下,啊超过20万人的死亡死亡是不难想像啊这种情况下说实在从三月份到现在多少个月了你来还来说中国老百姓也。

    嗯啊所以他知道这个呃指责中国甩锅中国的这个,这个效率,啊嗯,会在不断的,衰弱啊这个叫第一点嗯啊所以呢这个会多说一点但他们也会显得强硬一点嗯但是我相信会终究不是一个主要话题你现在看美国的民调。

   这个中国话题排在,可能第八第九第十啊,排在这个位置啊前面还是,疫情啊嗯这个经济啊教育就业啊等等这些问题才是老百姓最关心的观众朋友这么一个感觉啊跟,李强先生对话的时候呢呵呵,感觉特别强烈比方说我我就是老百姓嘛我就在网上看一些关于美国民主党。

   他会的这个新闻报道一看,哇,中国话题一种话题删了然后对中国强硬然后南海然后自由航行我们印象是这样但是呢,旅行先生,靠了三天几10克烦人的讲话他全看了结果发现只拜登提了一次中国陶谦民主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中国的话题在那儿无视一个中心话题所以。

   为什么要,请教,专家为什么要对话专家其意义就在,这儿现在我有个问题要请教这个特朗普先生,肯定是民主党大会的一个中心议题了,我看奥巴马讲了十几分钟说克林顿只讲了5分钟但是说把这个特朗普啊说他是。

   甩锅还有什么啊叫三弟总统啊扒了个底儿掉,您听的这个,克林顿那个5分钟演讲你什么感觉,啊基本上他们就是把特朗普说成美国的祸害是吧嗯就是你们是现在所有困境的根源啊这个是民主党现在的主题他们实际上这个主题从竞选策略。

    是正确的,因为确实什么消毒水之类的事情都是这个这个总统搞错了嗯啊就是语无伦次的混乱啊这个这个是太容易的一个攻击目标了啊太容易了你去攻击他具体政策反而没有意义就是这个人的表现啊太糟糕所以他们很容易就找到一个攻击目标但是。

   回到,前面,说的啊嗯就是涉台的表达嗯我觉得我们方面的嗯我们国内的观察家呢有时候过于敏感,这种,敏感我不是说不应该注意但是过于敏感是什么意思呢,我们总是担心美国要做什么要做什么,而不去想我们该做什么其实。

   党代会的所谓,党纲虽然我说并不重要不代表未来的政策,但是他忽视,爸故意把这个一中原则拿掉这也不是一件不值得注意的事情,只是说呢我觉得我们作为国内的观察者来说我们不要那么一碰就跳老实际上内心的一种不自信老觉得美欧说什么很重要我觉得。

   为中国走到今天的时候我们不要那么在意美国人说什么,他说什么让他们去说我们自己心中要有两个时间表啦这个时间表,我觉得第一个是就是关于台湾问题啊嗯要有两个时间表第一个我称之为一个弹性的时间表就是说我们反分裂法嗯里面有红线。

   一旦,台湾当局也好还是美国做什么也好,逾越了这个红线,嗯那我们就必须采取行动对不对,就必须采取行动这个时间表我们必须有但这是一个弹性的不取决于我们说实在从两岸的最大化的利益来讲我们希望两岸的和平能够维持相当一段时间儿。

    对啊我们尽一切努力一种和平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在时间上我们一定要清楚一旦美国或者台湾当局采出了红线他现在踩在红线边上嗯他如果踩出了红线那这个我们随时要启动我们解决台湾问题的这个具体措施那么第二个时间表就是才。

   具体措施的时间表,韩星时间表和采取具体措施的时间表那么那就没有弹性了,那个时间表是没有弹性嗯一旦采取措施的就是我们都理解就是军事行动对吧今天以我们的实力我们应该具有一个能精确到。

   10分钟的,每10分钟做什么的这么样,一个,时间表,嗯嗯啊非常清楚所以这个问题如果我们想清楚了,我们就不要被美国人一会儿卖几架飞机啊一会儿什么,有个,表述不要被这种表述牵着走啊就一碰就跳我们没有必要我觉得今天这个尽管这是一个敏感。

   话题,但是,我们要保持一个,定律,我们只要从中央来讲有这两个时间表就是说弹性的时间表和那个非弹性的时间表,非常清晰的在脑子中而且是实打实的做好各种准备,那么谈台湾问题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啊没有没有没有担心说实在这个解决台湾问题。

   这个过去啊,如果说50年代我们要解决他们也很难真的很难,你即使下定了决心要过去你靠帆船啊而且当时美国作为后盾的这个这个力度要大得多对吧那个时候会真的是会非常困难你要获得一个前沿阵地的。

    那么现在的能力,且不说我们还有各种各样的高精尖武器,单纯我们的一个火箭炮开辟了一个10公里的前沿阵地没问题啊嗯啊,这是分分钟的事情啊那么再者像现在美国人用过的那种炸弹之母啊那种炸弹之母的威力到什么程度呢一颗下去。

   一公里一公里的,平地嗯啊这种技术我们也不是,没有是吧这个这个开辟,的前沿阵地哈最后怎么样把它这个这个整个岛控制住啊这个这个是可以精确到10分钟来见来做规划您讲的这么具体的问题的时候我脑子突然跳出一个画面。

   今天刚看了一个,嗯蔡英文省长穿着一身这个迷彩服啊带着一个头盔的话面一个一个炸弹下去一平方公里的这个这这这种描述嗯比方说咱俩对话的这一段啊如果要是被台湾的媒体拿起来,播放嗯那你说蔡省长的迷彩服戴头盔可以帮我做一道菜。

   连云港最近有一个表态,啊哈最近有一个表态还挺有意思的嗯他说受到支持的时候不能冒进嗯因为最近很冷清嘛啊美国明显的在真实的他就是说受到支持不要墨镜嗯啊这个话我还从积极的意义去理解吧因为这个菜这个人我观察他呃虽然他很。

   滑头啊很顽固很顽固很滑头,啊踩着红线边上,对他但是踩着红线边上他还是很谨慎所以我们可以想象这种情况有一天如果美国真心的要打台湾牌的时候菜这样的人敢不敢接那我就怀疑了我我我倾向于认为她不敢去啊。

    一旦,接这个,牌的话那这个就真的,那我们第二个时间表就立体会启动啊丽丽会使那有这样的自信的话有这样的信心我觉得就不要什么且不说民主党党代会搞出一个什么文件啊,即便是美国总统搞出一个文件我们也不用不用太在意啊。

   如果我们的,主动今天中国应该有这个中央有这个主动的能力嗯美国人打摊牌是肯定的,下台湾,骑士肯定对但是台湾省的某些政治家自己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棋子啊就是一颗子弹吧对对对。

   自己是个是个棋子甚至是个具体的靶标我昨天见了一个人这个人也是很有意思他跟我说他说美国最近打台湾牌其实对我们来说是好事啊对啊比如说美国这个卫生部长和自己呢,16万具尸体都,不管,然后跑到台湾去,郊游这么防疫经验每他来方面给他很高规格接待说这件事儿。

   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啊,嗯所以我们的飞机就过去了对今天在今天的过去以后飞行了三个多小时以后如果没有这种事情每每有这种事情发生我们就采取这样的这样的选项非常,多过中线的机会铁案飞行啊以及乃至这个这个上面的背景。

   月岛,飞行啊我就在你台北上空盘旋,对啊这个这些都是,我们这个选项啊那当然最后这个还都不是最后的,说法最后的手段就我说的啊这个开辟,个10公里20个几10公里的前沿阵地对我们来说已经技术上战术上已经不是问题美国人紧张。

    啊,对美国人呢,捣乱,啊台湾方面的那些那些这个没有阳伞都不涉及训练的这个娃娃兵他们的反应都是拿大陆军机又过来了啊他们的反应是,菲,利亚费力啊,非礼啊但是整个中。

   科大路甚至海内外绝大多数人都是同城同仇敌忾梧桐的呼声越来,越高啊对这事儿您怎么看我觉得吴统当然不是最佳选项嗯我个人始终坚持认为和平统一是最佳形象嗯当然就是说如果这条路走走无路可走的时候。

   不过仅仅剩下,无痛的时候那我们只好不动啊这个这个这个很清楚国家的反分裂法写得非常明白啊这个红线画得非常清楚啊这是这是不可更改的一个横线红红线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不喜欢喊打喊杀但是我觉得该出手的时候一定要出手啊这个。

   没有商量余地,现在的问题就在于有人认为台湾的问题是我们的核心利益嗯但是核心利益也有一个我们在什么情况的情况下就您谈到弹性时间表,这种嗯什么时候对于我们是最有利的不但取决对方也只有如下决定。

   如果台湾的军事能力,嗯显明显地在为他的独立服务而且对我们造成威胁或者是所谓法理上的这种宣布独立或者说美国啊要正式承认台湾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等等如果是这样的情况那就是我们这个就是有一个明确的红线。

    当然,你,要说,从中央来说我不知道,啊,但我相信他们,画的会比我要清晰的多,啊这个这个但是我觉得不会离得太远啊有几个重要的标志你比如说呃美国也在邀请台湾的海军参加这个美国的军演啊如果仅仅是一个医疗船啊可能我们会批评一下但如果。

   真的,是,台湾的军舰,去跟美国的军舰跑1块儿去演习了啊甚至是实弹演习了,那我觉得这个试探就会非常非常的严重啊像这样支持那这种表态就不是一般的表态对吧那就很可能我们的飞机就到你的上空去了啊,到他的孙悟空啊所以在未来几年。

   从,美国的,利益,来讲,呢,他可能希望把这张牌留在手里头牛的反复使用,啊反复用一旦打出来呢这张牌就没有了对吧,这张牌过去可能是因为她不落下来才有威慑力过去是一张a嗯现在呢我觉得勉强算一张花牌吧嗯啊。

   然后勉强算一个花盆不算大牌啊这个对中国来讲我们顾虑的因素已经越来越少啊所以现在我觉得最大的善意就是我们认为维护两岸的和平对两岸的人民啊尤其对岛上的人民来说应该还是有利的啊我们不会。

   故意让他们承受这种不利的后果,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是被登这次当选的话民主党执政嗯那么在台湾的问题上是会冷静一点儿还是会像特朗普先生执政一样很冲动很冲动啊。

    是看,特朗普,冲动其实他也很小心的啊,比如拍个卫生部长啊一个非敏感话题,你说特朗普冲动但是他的冲动其实也蛮有节制的你看他派到派出所排的官员啊是个卫生部长话题也是非敏感的话题。

   不是安全啊啊不是国防对吧这个,拜登我预计他不会走的更远,啊我预计啊当然我也希望他不要走了太远,啊走远了这个这个脸皮一旦撕下来那真的就是没有办法啊不要逼我们去做一些事情啊就打一个不恰当。

   比方吧啊就像在香港这个国安法是的我们一直期待他自己能够立法但最后逼着我们啊有有全国人大成立的话那台湾也一样你不能够如果最终不能够和平解决那就逼着我们换一种方式解决其实这种情况过去一看中英。

   关于,香港,问题的,谈判,的,时候,啊,啊邓跟撒切尔夫人见面的时候那话是怎么说的啊是吧,嗯如果今天我们不能谈那我就自己决定我们的时间和方式这是邓老爷子当时的原话啊那这个对台湾问题一样啊我觉得只要中央很清晰地表达我们的这个这个。

   和我们的底线啊那么,他们个别的表述我们可以不在乎,今天和李强先生对话两个非常重要的收获第一个收获是大家都觉着民主党的党纲里边删除了一种原则的表述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李强先生据他的研究认为这个党纲啊其实没有什么约束力这盒呢。

    民主党的候选人当了总统之后的施政纲领不是一回事,没有必要把,它混为一谈没有必要对他反应过度强烈第二个就是李健先生提出两个时间表的概念弹性时间表和非弹性的时间表,有用啊,长知识,感谢收看下集影片。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